队土星

封棺入土

【时之歌project】梦日记-尽远大队长要占领世界了啊!

【2016.04.25】
今早一觉醒来瞎成傻逼,不行我不能一个人瞎。就让大家都来感受感受这种蛋疼感吧2333
'
今天早上你挺开心地捏了个舜姐,舔了几遍屏之后愉悦地开了新档,贵族后裔,预备走血腔技巧流拿洛阳千影。你私心不想让舜姐拿伊芙琳——那是给下一个维姐准备的,就好比赛姐档你不用慈悲之刃不高兴,远姐档空手跑酷到下水道然后全流程锯齿长矛,格洛档强行工厂道具是一样的。
一开始你尚沉浸在对舜姐的prpr中,并未意识到此时的血源发生了什么不同。
但是在杀完禁忌森林所有的狗和枪手之后,你才终于察觉出一点不对来。
为什么这些怪的脑袋上都顶着一个很眼熟的绿色发型呢?
忽然感觉不太妙的你赶紧切出菜单舔几遍舜姐清醒清醒,然后切了回去。
这下挺好,干脆连脸都变了。
呈现在你面前、屏幕中遍野的横尸,全部变成了高矮胖瘦不一的——
尽远·斯诺克。
你颤抖着放下手柄,对着自己的脸来了两大耳刮子。
很疼,然而没什么卵用。
索尼大屏幕里依然是横尸遍野的尽远·斯诺克。
不知为何,你依然选择了继续玩下去。
所以在那之后,你有幸看到了:
尽远人偶
尽远格曼
尽远-亚楠城居民
尽远狼人
尽远鸟姐
尽远-欧顿小教堂的红袍躺地男(?)
尽远神父
尽远巨人
尽远阿尔弗雷德(金毛)
尽远机枪哥
尽远布袋哥
尽远黑兽
尽远-亨维克女巫
……
最终,当你在观星台看到尽远-威廉大师后,你转身跳进了月傍湖,顺便还看到了在湖中央哭泣的尽远-苏美鲁女王,以及脸同样被替换成尽远·斯诺克的蜘蛛罗姆。
尽远-蜘蛛罗姆召唤出了又一群小蜘蛛——确切地来说是小尽远-蜘蛛罗姆,一群群小蜘蛛顶着同一张脸绕着你转来转去。
你操纵舜姐向外跑,等到屏幕里看不到一只尽远-罗姆,你松了一口气,强退,然后掰掉了盘。
接着你开了黑魂三。
噩梦自开场动画便没有停歇。
尽远朝圣者跪倒在了雪地里,然后是不知为何头盔后露出一截绿毛的法兰街舞队,巨人王站了起来,脑袋上一片青翠。
你觉得手柄快被自己捏碎了。
你依然捏了个舜姐,但别的设定你已经再无任何考虑。
毕竟,一会儿要打尽远古达,尽远吸精怪,尽远宝箱怪,尽远冰狗,尽远-保时捷精虫,尽远-布加迪威龙,尽远树,尽远胖阿姨,尽远不死人,尽远宝石翁……你就觉得再也想不了别的了。
你没有回火鸡场,想想尽远防火女、尽远老太太、尽远宙斯(划掉)铁匠、尽远劝退哥等等,你觉得你会再一次控制不住自己的麒麟臂,这次可能不是掰盘,这次可能会砸掉索尼大电视或者四公主。
你开着滑步,尽力控制着让自己不去看那个尽远螃蟹。
尽远螃蟹喷了口唾沫,屏幕白了,然后——
你发现你的舜姐回到了月傍湖,摩肩接踵的月傍湖,有好多尽远站在里面的月傍湖。
尽远们聊着、对视着、有的还打着。偌大一个月傍湖,你竟看不到脚下如月光般的湖水。
月亮红了,天上下来了个顶着尽远脑袋的月之血姬。
尽远们齐齐蹲了下去,做出翻滚的初始动作。
biu的一声,湖水竖了起来,只看到一个又一个尽远顺着树立的湖水滚了上去。
你终于撑不住了,对着屏幕比了个中指,然后徒手掰坏了手柄。
干完这一切你正想好好睡一觉,门铃响了。
估计是快递吧。
这么想着的你快步走到猫眼处。
又是一个尽远·斯诺克。
'
我目前的想法是在中考考完之后把SOT全员及性转在血源里捏一遍,然而在那天到来之前四公主还要积一年多的灰。
魂系列的tag就不打了23333333

评论(5)

热度(5)